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很多讨论都缺少大象一方的视角

发表时间:2018-12-25 09:20 阅读:
  镜子测试(mirror test)通常用于检测生物体的自我认知能力。近期,一项报告指出鱼也通过了镜子测试,这重新引发了人们关于如何定义与衡量这种神秘特质的争论。
 
  一条蓝黑相间的小鱼游到一面镜子前。之前研究人员在它的咽部做了一个褐色标记。小鱼面向镜子竖着游动,露出它的腹部。这时,它突然转身向缸底的沙堆俯冲,用咽部撞击沙子,然后重新游到镜子前。小鱼的这一系列操作意味着什么?对一些科学家来说,这个试验毫无意义;而在另一些科学家看来,这可能是一项颠覆性的发现。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鸟类研究所的演化生物学家Alex Jordan认为,这只裂唇鱼(cleaner wrasse)通过了一项经典的自我识别测试。长期以来,科学家一直认为,能够在镜子中辨认出自己,反映出该生物体具备某种自我意识甚至能感知他人意识的存在。近50年来,他们一直在利用镜子试验测试动物的自我意识。让动物熟悉镜子之后,他们在动物身上的某个地方画上记号,动物只有在镜子里才能看到。如果动物面对镜子时碰触或检查到了身上的标记,它们就通过了测试。
 
  人类通常在蹒跚学步时才能完成镜子测试。除了黑猩猩这种脑容量大的哺乳动物,很少有其他物种能通过测试。然而,正如今年早些时候生物预印本网站bioRxiv.org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所述,Jordan等人观察到了一条小鱼看似具备自我意识的行为。这项研究即将在学术期刊PLOS Biology上发表。
 
在1970年黑猩猩镜子测试发表后,Gallup写道:“想要认出镜子中的自己,这个物种似乎需要拥有相当高的智力水平。这似乎是第一个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中研究自我认知的实验。”
 
  正如Gallup所描述的那样,一个物种要么表现出自我意识,要么没有,而大多数物种都没有。他告诉我:“这促使许多人投入大量精力,试图探究其他实验室动物的智力完整性。”
 
  但Reiss和其他研究人员认为,自我意识并不是一种非黑即白的存在。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中,埃默里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Frans de Waal和他的合作者发现,相比于玻璃后面有另一只陌生的卷尾猴,卷尾猴与镜像猴的眼神接触次数更多。这可能是一种介于自我意识存在与缺乏之间的中间结果:卷尾猴似乎不理解镜像本身,但它也不把镜像当作陌生者。
 
  亨特学院认知心理学家Diana Reiss曾发现海豚拥有自我意识的证据,但她对裂唇鱼也拥有这项能力持怀疑态度。“在我看来,像这样的说法,必须有更有力的证据才可以。”图片来源:Elizabeth Nolan亨特学院认知心理学家Diana Reiss曾发现海豚拥有自我意识的证据,但她对裂唇鱼也拥有这项能力持怀疑态度。“在我看来,像这样的说法,必须有更有力的证据才可以。”图片来源:Elizabeth Nolan
 
  科学家们对“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这个词感受各异,对这个词的定义也并不一致。Reiss认为,镜子测试反映了“自我意识的一个方面”,而不是人类拥有的全部认知能力。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生物学家Marc Bekoff和康奈尔大学的Paul Sherman提出了一系列“自我认知”(self-recognize)概念,范围从无脑反射到同人类一样的自我理解。
 
  Jordan比较赞同“自我认知”的概念,他认为裂唇鱼处在自我认知的低端等级。他指出,在尾巴被踩到之前躲开,或者把寄生虫从鳞片上刮下,和思考你在宇宙中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他表示,这个领域的其他人也支持他的观点,即镜子测试并不能测试自我意识。Jordan说:“我认为在这个领域,需要对我们如何理解动物所知道的东西进行修正和重新评估。”
 
  在这一领域,大多数科学家的共识是,在镜子中辨认出自己与社交能力之间存在关联。在镜子测试中表现良好的物种都是群居的。Gallup和其他人在1971年进行了一项有趣的研究,在圈养和隔离环境中成长的黑猩猩没有通过镜子测试。通过测试的黑猩猩出生在野外,过着群居生活。Gallup认为,这一发现支持了芝加哥大学哲学家George Herbert Mead的观点。Mead认为,我们的自我意识是由我们与他人的互动塑造的。Mead在1934年写道:“仅凭单独个体,是不可能产生自我认知经历的。”
 
  2006年,具有社会性的亚洲象帮助研究人员设计出了更好的镜子测试。Joshua Plotnik是纽约市亨特学院的比较心理学家,他与de Waal和Reiss共同进行了这项研究。一开始大象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并且只能看着一块小镜子,这时大象没有通过测试。之后研究人员对测试进行了改进,他们使用了一面更大的镜子,足以让大象可以看到自己的全身。他们还让大象靠近镜子,这样它们就能用后腿站着往镜子后面看,或者跪着往镜子下面看。
 
  实验者把镜子做得足够大,可以把它们的全身和其他大象放在一起,亚洲象由此首次通过了镜子测试。图片来源:Diana Reiss实验者把镜子做得足够大,可以把它们的全身和其他大象放在一起,亚洲象由此首次通过了镜子测试。图片来源:Diana Reiss
 
  Plotnik表示,他们还对大象进行了成对测试,这“给它们提供了一个利用同伴作为对比参照的机会”。当大象从镜子里看到同伴旁边还有一头时,它或许能推断出镜中那不认识的大象就是它自己。
 
  这一次,三只大象中的一只通过了测试。Plotnik说,研究人员从其他大象身上也获得了类似的结果,但成果还未发表。
 
  Plotnik说:“你必须尝试从实验动物的角度出发。”例如,大象喜欢脏兮兮的,可能不关心自己身上的印记,不会像黑猩猩那样梳理毛发。大猩猩会梳理毛发,但它们讨厌与其他对象进行直接的眼神交流。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们在镜子测试中没有像黑猩猩或红毛猩猩那样成功。
 
  Plotnik认为未来的实验应该考虑动物的特定动机和感知。例如,镜子测试是视觉测试,但大象对嗅觉和听觉更感兴趣。“如果你测试的动物不是视觉敏感型动物,它们没有通过镜子测试,这公平吗?”Plotnik说。
 
  像智人一样感性,我们努力将自己置于其他物种的视角中。这种理解方式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把握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还可以保护世界。例如,Plotnik说,亚洲象栖息地的缺乏导致了其与人类之间的冲突。他说:“我认为,在有关如何解决这一冲突的辩论中,很多讨论都缺少大象一方的视角。”尝试从镜子测试中去了解大象的想法,可能有助于二者和平共处。在评估自我认知能力的镜子测试中,只有极少部分动物能顺利通过,就连大多数灵长类动物也不能。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一条鱼似乎能认出自己,这一结果促使科学家重新思考镜子测试究竟能证明什么能力。
 
  

Copyright © 2015-2016 上饶五金电器配件店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