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应对下一轮衰退的政策空间

发表时间:2019-04-26 14:04 阅读:
如果世界经济进入下一轮衰退,各主要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刺激经济的政策空间不如10年前。这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国际宏观政策协调方面都有体现。
金融危机以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是5.25%,2007年9月开始,美联储在15个月的时间内将利率降至0.25%,其降息空间高达5个百分点。而当前的联邦基金利率仅有2.25%,即使再有两三次加息之后美国经济才开始下行,估计也只有3个百分点左右的降息空间。英格兰银行目前的政策利率仅有0.75%,降息空间不足1个百分点。而欧洲中央银行、日本央行目前还是实行负利率的货币政策。如果近期出现经济衰退,则意味着这两个经济体还没有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又需要实行新一轮宽松政策。此时,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完全没有降息空间。
当然,在基准利率降息空间有限或者没有降息空间的情况下,各央行还是可以继续使用量化宽松政策。量化宽松政策产生效果的一个重要机制是通过降低长期利率来刺激消费和投资。然而,当前美国和日本的长期利率进一步下降的空间也有限。另外,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会再一次导致央行资产负债膨胀,使央行成为政府或者重要金融机构的资金提供者,从而扭曲金融资源的配置,降低金融体系在资金融通和金融中介方面的作用。欧洲已经明确规定欧央行持有的债券余额不能超过债券发行者债务余额的33%。量化宽松的空间也是受到限制的。
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债务没有明显下降,大部分国家的政府债务均比危机以前高。其中,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从2007年的74.5%上升到了2018年的103.8%,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也从2007年的35.5%上升到了2018年的48.7%。各国财政扩张的能力受到高债务规模的制约,尤其是欧盟国家。欧盟国家普遍面临降低政府债务规模的压力,很难再通过扩大财政赤字来刺激经济。日本似乎有点例外。日本的政府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但日本还在继续提高政府债务水平。日本政府的债务依然可持续,主要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其政府债券的持有人主要是国内主体,因而不容易发生外债危机以及引发货币危机;二是日本央行持有大量的政府债券。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资产占日本政府债务余额的40%以上,这也导致日本央行资产总额已经超过日本GDP的100%。这种由央行直接向政府透支的融资方式是否可持续以及会带来什么后果,已经引起疑问。
另外,在国际政策协调方面,当前的国际格局也不如10年以前那么有利。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宣称要实行“美国优先”的政策,国际政策协调不是其优先政策选项。危机催生的G20首脑会议机制,目前也难以发挥其在全球宏观政策协调上的作用。如果下一轮衰退来临,各国政策缺乏协调和约束,则以邻为壑的政策很可能成为个别国家的选项,并逐渐蔓延到多个国家。

Copyright © 2015-2016 上饶五金电器配件店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